七三ag国际厅地址 > 大唐医王 > 第六十六章 只是为了好看?
  “李相公突然登门,可是让元嘉猝不及防啊!”

  给了率先行礼的李靖一个标准的回礼之后,李元嘉先请这位历史上的大人物坐下来,这才笑吟吟的说道。

  当年第一次见到李靖的时候,他是真的很激动。

  毕竟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唐军神,关于李靖的传说实在是太多太多了,由不得李元嘉不兴奋。但是好饭怕多吃,再牛的历史名人如果见得多了也就没有了新鲜感,虽说他见李靖的次数也就那么聊聊几次,但是见名气更大的李世民可是不少。

  所以再次见到与托塔天王同名的唐朝大佬,李元嘉的表现堪称淡定。

  观风俗使嘛,消息早就传到潞州来了。

  唯一让李元嘉有些惊讶的,是李靖居然不声不响的就进了潞州城,然后贸贸然就登了自己潞州衙署的大门——这完全不合规矩,也不符合礼仪啊!

  好在上辈子看微服私访的野史电视剧多了,李元嘉也就淡然处之了。

  就是叫相公相公的,心里有些膈应而已。

  不过也没办法,谁让这年头大家都这么称呼呢?而且除了宰相之外,要是随便叫其他人相公那可是有大问题,所以哪怕心里再不爽也只能强忍着了。

  “呵呵,冒昧打扰大王。”

  面对李元嘉隐隐的质问,李靖的表情却始终淡定,微微一笑道:“不过身为观风俗使,李某职责所在,很多时候都必须低调行事,还请大王见谅。”

  虽然地位低于李元嘉,但是并不意味着李靖就害怕这位徐王。

  事实上如果论起在大唐的地位,右尚书仆射的权力比起一个潞州刺史来,不知道大了多少,也就是在爵位上大家反过来了而已。所以对李元嘉表达足够的尊重,这是礼仪的要求,但是要真的去计较的话……

  除了皇帝皇后,人家李靖用的着怕谁?

  李元嘉也是明白这一点,很快就耸了耸肩笑道:“好吧,只是李相公来的突然,本王不能按礼迎接,所以有些懊恼罢了……呵呵,李相公一路从长安到潞州辛苦了,本王已经命人准备酒席,片刻后为您接风洗尘如何?”

  “如此,就多谢大王了。”

  李靖也不客气,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一个是年老成精,一生经历了无数风雨的老狐狸;一个是两世为人,很难再因为什么人、什么事儿而方寸大乱的穿越者,两人就在这短暂的对话之间,进行了一番不动声色的低烈度交锋。

  对此李元嘉毫不意外,而李靖心中却大为惊异!

  “此子……就是那个徐王?”

  举起手边的杯子,喝了一口温热的羊奶,李靖的双眼忍不住微微眯了起来。

  虽然李元嘉刚才的态度很可能,很恰当的表现出了对一位大唐重臣,而且是年老长者的尊敬,但是李靖还能听不出来,他那字里行间对自己搞突然袭击的不满和讥讽?但是光从态度和明面的文字上面,你还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!

  “这种感觉,倒是有点像长孙和房玄龄那些老狐狸!”

  看着一脸淡定开始喝茶的徐王,李靖两眼一睁,突然开口问道:“大王,刚才李某进来之前,发现府上有许多人进进出出,好像是在建造什么?”

  没有丝毫的迟疑,李元嘉很快就放下手中的茶杯,笑着点了点头道:“嗯,正在给整个潞州衙署建造下水道,眼下正在刚开工的阶段,所以动用的人手多了一些。”

  “下水道?那是什么东西?”

  听到这个从未听说过的名词,李靖愣了一愣,不解的问道。

  对此李元嘉毫不意外,毕竟下水道这个词是他习惯用的,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出现。事实上他隐隐好像记得自己看过一篇文章,说下水道这个词实际上是舶来品——别看咱们中国的下水道历史悠久,但是后来用的下水道这个词却是来自与日本语中的词汇,和其他很多现代词汇一样。

  所以耐着性子,李元嘉给右尚书仆射简单解释了一下。

  “大王,这恐怕不妥当吧?”

  大致明白了下水道的意思之后,李靖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:“只是为了让自己的院子更好看而已,为什么不能再等一段时间开工呢?眼下可正是春耕时节,一年中最重要的时候,贸然征召如此多的民夫……咳咳,就算只有几十人,也会影响到他们一年的生计啊!”

  说着说着,李靖方才的不悦便消散了许多。

  好吧,虽然他觉得现在确实不是时候,但是认真想了一想,自己看到的似乎也就是三四十人而已,对于一位亲王来说,这动静还真是不算大!